完善与广州社会发展相匹配的积分政策

余梁

(科技基层委员会、社会管理委员会)

111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指出,要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取消城乡二元制,大力推行居住证积分制度,实现公共服务均等化。根据城市的社会发展水平和人口承载能力,确定了户籍改革差别化的标准:建制镇和小城市全面开放落户限制,中等城市有序开放,大城市合理确定落户条件,特大城市严格控制人口规模。

广州作为特大城市,非户籍常住人口已经超过700万,他们为广州市的社会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他们中的很多人在广州工作生活多年,通过努力打拼置业安家,和本地户籍市民一样,也面临着小孩读书、老人赡养、看病报销、退休保障等基本需求。但是户籍身份成为一道不可逾越的障碍!广州市政府为了响应市民诉求,2010年出台积分入户试行办法,从11年开始到13年结束,根据申请人的综合积分排名,3年累计入户9000人。2014年又推行户籍制度改革,出台穗府[2014]10号文,积分排名变成社保排名,当年有2998人积分入户成功。2015年市政府宣布积分入户名额增加至4500人,引来3万多人网上竞争。广州积分入户政策客观上取得了一定成效,为普通的非户籍市民入户广州打开了一扇窗户。但是问题也很明显,主要表现在:

一、积分体系混乱,各自为政,社会资源重复浪费。目前广州的现状是,各项人才和积分政策由发改委制定,人社局负责人才引进的组织实施,来穗局负责积分入户,教育局负责积分入学,相互间数据不共享,业务不兼容。对于普通市民来说,选择哪个政策不重要,最终目的都是为解决小孩读书等基本需求。但是受制于部门间的“孤岛链”,人才引进的材料不能申请积分入户,积分入户的材料不适用于积分入学。比如同样是无违返计划生育政策的证明,三个主管部门对于内容和格式的要求均不相同。这就意味着,如果积分入户申请不成功,为了小孩读书,申请人还需要为积分入学另外准备一套复杂的证明材料和去其他的部门再走一遍繁琐的程序。

二、积分名额少,评价指标单一,陷信任危机。广州积分入户实施5年来,总受益家庭不到1.65万户,相较于常住的非户籍人口总量而言,显得诚意不足。从2014年户籍新政开始,广州积分入户政策由以往的综合评价模式改为仅依据医保时间排名的单一评价模式,将很多与广州社会发展相配但参保时间不长的人才拒之门外。特别是创业者、公益人士、产业工人等体制外的群体,他们集中代表着广州的未来,却因为历史、制度、环境等原因没有或较少参保,而不能均等地享受广州的公共服务。

三、积分只管请进来,不管后续服务,有懒政之嫌。一个城市的人口和人才政策,应该是项庞大的系统工程。既要符合当地的经济社会发展需要,也要满足市民的基本需求;既要提供入户通道,也要加强公共服务配套;既能把人请进来,也能方便人们自由流出。广州市在扩大人口规模后,又没有相应地增加公共服务的配套投入,导致目前广州市各种公共资源的稀缺和拥堵。尤其严重的是,学校学位不够让孩子不能在家门口上学,医院床位不足让老人拖病排队就医。同时现行的户籍政策,将人死死捆绑在广州,只能进不能出,也极大地增加了我们城市运行的负担。

四、积分立法和宣传偏体制内,非公中小企业成政策盲区。非公中小企业是广州市经济类型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是科技创新的最前沿阵地,不仅贡献了最大的GDP,也吸纳了最多的就业人员,对于广州市的社会发展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促进作用。可以说,中小企业才是广州市的发展之源。广州民盟今年七月份在开发区组织调研时发现,广州市的各项人口政策,包括积分入户和积分入学,在立法过程中从未征求过中小企业的意见,在宣传中也未将中小企业纳入常规的渠道。很多负责人表示,企业非常希望为员工的入户和子女入学提供帮助,但不了解政策,也没有对应的支持服务,只能心有余而力不足。

建议

一、统一政策,推行居住证积分制度。广州市可以借鉴学习上海的居住证积分制度和深圳的“大积分”制度,将人才引进、积分入户、积分入学等政策合并,采用一套体系一套标准一套流程,统一部门统一材料统一服务。申请人按照自身条件如实申报,可以主动选择最适合自己情况和需求的政策方案。当然,适用的方案和自身的条件需要匹配,比如达到60分就可以申请入学,达到100分还可以积分入户,具有本科及以上学历则可以直接入户等。同时建议由来穗局具体负责,人社局和教育局进行配合。这样既确保了政策的精准性和普惠性,又提高了政府的服务效率,方便了市民办事,节约了社会资源。

二、建立更加务实的人才评价机制。广州作为特大城市,在人口制度和人才引进政策上,应该本着更加务实的态度,既要考虑到城市发展水平和资源的实际承载力,更要考虑到市民自身对于这个城市的适应和融入能力。广州的发展更需要创新型的、社会型的、产业型的、综合型的人才,积分政策应该改变目前过于单一的社保排名模式,重新回归综合的能力评价机制,在开放包容的基础上,更加侧重于具有创新精神的创业者、提供社会服务的公益人士、具有技术能力的产业工人,以及综合素质高的人群。

三、加强人均财政投入,实现公共服务匹配人口规模。每年几千人通过积分入户广州,绝大多数都是冲着广州较高的社会福利和公共服务水平,这是最基本的需求,也是最应得到的尊重。但是不管政策如何调整,总会有更多的人被排斥在广州户籍之外,却又依然生活在这个城市,政府的政策不能因此不闻不问。广州市应该加强和完善面向所有市民的公共服务政策,加大人均财政和行政资源投入,并设立底线和标准,扩大覆盖面,在子女教育、社会保障、就业、住房保障、参与社会管理等方面,也逐步提高非户籍人口的公共服务水平。完善积分政策,最终是为了完善城市的公共服务政策,让全体市民,不分户籍,均可收益。也只有这样,入户才不是目的,户籍也不会成为枷锁,市民在为广州奉献的同时,可以没有障碍的享受均等的权益。

四、破除非公中小企业的政策盲区,发挥社会组织的中介作用。广州作为中小企业之都,在政策立法时,应主动征询数量庞大的中小企业的建议和意见,在政策宣传时,应积极为其提供详尽的政策解读,在政策落实时,还要进一步提供指引和链接支持资源。政府不能仅依赖于体制内的文件传达,也不能仅在办事大厅和窗口放置资料便了事。积分政策事关全体市民的民生大事,从征求意见到立法到落实,都需要政府部门积极主动和市民进行沟通。媒体是政策宣传的重要渠道。政府一定要加强和媒体的沟通与互动,视他们为盟友,而不是破坏者。有时候媒体为寻求真相提出批评与质疑,相关部门应及时回应和解释,而不是大门紧锁,横门冷对,如临大敌。此外,政府还应积极发挥社会组织的中介作用,借助他们主动送政策进园区、进企业,开展积分政策的现场宣讲和宣传工作,尤针对性地为企业员工提供专业的答疑解惑服务,从而提升全体市民对公共政策的满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