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口与计划生育法新增规定:“禁止买卖精子、卵子、受精卵和胚胎”。因此全国人大常委分组在进行阅读、讨论、研究和审查,并经过审议后不应没有丝毫可取之处而全盘否定,“禁止代孕”可改为“规范代孕”。这样的意思是不是将代孕合法化呢?

委员严以新提出,本次修法主要目的是为了实施全面二孩提供法律保障,修法是围绕全面二孩展开,没必要提到代孕问题。如果增加禁止代孕相关条例,对社会的影响会怎么样,有没有做评估?代孕是要禁止还是规范在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上提,是值得商榷的。

关于代孕问题会关系到公民的生育权,在2014年做全国失独家庭的调研发现,有一些失独家庭失去生育能力,想找代孕但花不起钱,最后只能离婚,男方又结婚,组建另一个家庭,剩下女方孤独一人,当时他们都希望政府帮忙。我们去年写失独家庭报告中,提过一个建议就是通过辅助生殖技术,用少钱帮助失独家庭再生一个孩子。

孙晓梅建议,如果要将代孕问题写入法律,应征求意见,再制定法律条款,代孕什么情况合法、什么情况是违法,应该谁来规管等等作出详细规定过。

人大常委周天鸿表示,美国又26个州代孕是合法,台湾已经从禁止到逐渐开放的过程,如果现在全盘否定代孕,就会继续出现违法代孕,一些需要代孕的人就会选择可以代孕的国家,因此从法律禁止代孕应该慎重考虑。

也有部分委员支持禁止代孕条款。目前代孕主要问题是没有资质的医疗机构在非法实施代孕,中介组织也在搞地下非法采精、供精、采卵、供卵、搞代孕等。现在只有两个部门做出相关规定,因此本次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改,“禁止代孕”条款写入法律很有必要。
(来源:新京报